谁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

夏走了秋天又来了,前一天的事还未来得及清点,新的一天已经飘然而至。太阳就这样有升有落,从来没有为谁停留过。

日子平淡却还踏实,周末的午后,慵懒的晒着太阳,读着从朋友处借来的小说……不知不觉中,我睡着了。

梦见了BIN。

他,是我同宗师门的学兄;

他,是我姐姐曾经的同事;

他,很仗义;

他,做一手好菜;

他,从英语的差生成为美国某银行的高级职员;

……

他,离开12年了。醒来,眼睛里还有些微润。下午边做饭边想着梦里的BIN,想着曾经的同学们,也想着自己成为保险经纪之路。

 

2006年某天晚上,姐姐从南京来电话告诉我:“BIN走了,肺癌。从不抽烟的他,居然是肺癌。他,一去美国就为自己买了保险,这样给太太留了一笔保险金……”2006年的我,对保险没有太多意识。

2012年,在移民后的几个月,我先生的同学在多伦多因过劳而突然走了,没有任何征兆,太太带着2个不到10岁的孩子,生活非常艰难……同学们为他们筹了不到10万人民币,希望帮助她们度过难关。这一年的我,已经越来越了解保险。

没发生的事,永远都是无常的。我们不能设定,只能计划。生命无常,很多时候,我们以为很牢靠的事情,在意外中可能一瞬间就永远消逝了。我们一直以为亲人,友人,爱人会长久地陪伴在身边……

2013年的我,成为了一名BC省的保险经纪,因为我知道保险是人类在付出了惨重的财产损失和生命为代价所产生的风险管理和风险转移的大智慧。投资理财的标的是金钱财富本身,而人寿保险的标的却是生命与健康。

在明天还未来临之前,总是信誓旦旦的要如此把日子经营,而正当明天倏然而来的时候,却又像流浪汉一般在漫无目的的漂泊中迷失真实的自我。明天和意外,你永远不知道哪个会先来,但明天总会来,只是如果意外先来了,明天就不再是属于我的明天。我们总以为明天很多很多,多的我们不必去在意它哪天会突然地消失,不必在意某天醒来它不再属于我们。所以,我们总是任意地挥霍,趾高气扬地忽视。可是,当明天变得稀罕,变得如干涸之源,我(你)是否还一如既往地对待它?

借用蹇宏大师的诗结束:“那一年,我投保了重疾,不为别的,只为今世不拖累你”,“那一年,我安排了养老,是为自己,因为我想将来什么都不做,天天陪着你。”

大家,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