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创始人Dr. Barnard谈重疾险的来历

重疾险创始人—Marius Barnard (1927-2014)

“我们需要重疾险,不是因为我们会离去,而是因为想好好活。有很多得了重病的人,他们虽然活着,可在财务上已经死了!”

Marius Barnard和他的哥哥ChristiaanBarnard (1922 – 2001) ,是世界上首例实施心脏移植手术的医生。在当时,他们代表着全世界最先生的心脏医疗技术。他们在尽力通过手术挽救了很多人的同时,大部分的康复病人却因为沉重的医疗费用而生不如死。因为他们发现仅仅在身体上是挽救不了所有病人的。他相信需要有一种新的保险产品来保护这些在罹患重大疾病后存活下来的人。在他的发起下,重大疾病保险就出现了。

让我们来听听当初设计重大疾病保险的Dr.Barnard的初衷吧:

我来自南非,我是一名心脏外科医生,我从事医生这个职业已经超过50年了;我还曾担任过南非国会众议院议员长达9年时间;后来,我从1983年起开始从事重大疾病保险业务,到现在也已经有22年了。

我的一个病人:她是一位34岁的女士,这位女士有自己的事业,离过婚,还带着两个孩子。我们在她的肺部发现了癌细胞。通过手术,我们切除了癌细胞肿块,接下来两年,这位女士回去依旧工作,在此期间,她的癌细胞向另一片肺叶转移。两年后,她再一次来到我的诊所,从她的眼神中,我再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讯息。她呼吸急迫,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眼神中布满了对死亡的恐惧。她还在工作,她需要为孩子们留下积蓄,为他们赚足汽油费,房租还有教育基金。两个月后,她去世了。她生前购买的人寿保险获得了赔偿。为什么?为了照顾她的孩子们,为了给他们更多的保障。

我们失去了她,她本可以在确诊后和孩子们分享更多的时间,可是她却需要挣更多的钱。

……

还有一位我治疗过的心脏病的男士,他在七年内发病五到六次,我们给他换了心脏,这之后他活了多久呢?23年。之前,这位病人每次来医院,我都听不到他有什么抱怨。可是后来,每次他来医院,都会听见他念叨一件事,就是钱。他患了心脏病,没有办法恢复工作,而他的消费却在增加,因为他需要轮椅,家里也需要安装辅助设施,还需要服药。他因此失去了自己的房子、工作,以至于骄傲和尊严。

……

这些使我陷入了沉思,我还能举出上百个这样的例子,他们确诊之后获得了治疗,活了下来,可是他们在财务上却“死”了。这就是我们越来越需要面对的难题。作为医生我可以救治病人,甚至可以延迟和挽救病患的生命,可我却不能解决病患因为缺钱而放弃治疗。

因此,我当时就产生了设计一种保险产品,它能够解决病人在被确诊重大疾病的时候能够获得一笔保险金来作为治病的费用,而不是到身故以后才获得赔偿,那样对于病人治病无济于事。

我们来看一些数据:

今天,有80%甚至更多的心脏病人在送往医院后会得以幸存,并且有50%的人还可能存活13年或者更久;

女性患上乳腺癌的可能性是8%,而在患乳腺癌的女性中,80%有希望活下来;

1950年,每100位中风患者中只会有11位得以幸存,而今天的存活率高达70%  ,中风通常不是致命的,但它会使人丧失能力,在中风患者中只有10%的人完全恢复了健康,而有53%的患者今后的生活需要完全依赖他人……

这些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整个家庭都要背负起照顾病患的重担。如果家人是有工作的,那么他(或她)将不得不放弃工作来照顾他(她);然而没有了工作,也就没有了任何收入,这些昂贵的医疗账单由谁来负担呢?这些是解不开的“死”循环。

重疾险就是解开这个“死”循环的不二通道。